请看书小说网 - 都市言情 - 夫人被迫觅王侯在线阅读 - 第三百零九章 做主

第三百零九章 做主

        谢忱在朝堂上都没被问住过,可是在这女郎面前,突然不会说话了。謠

        开始是这女郎拦住了他,骗了他俩,等到人群动荡之后,女郎就说:“阿爷、大叔,等一会儿不乱了你们再走。若是有人来说什么,不要相信,这里有不少坏人,要陷害我们赵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郎说完丢下他们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女郎已然透露了太多,她看着就是个农户家的女眷,却对眼下发生的事,很是清楚。按理说,这是不应该的,他们瞧过不少民乱,都是百姓对抗衙署,可洮州现在是百姓在帮着衙署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可能并不是什么民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情形下,他们能不跟上来?马匹不要了,行李也让随从去收,他俩就这样在人群中穿梭,好不容易才将人追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忱被女郎这样盯着看,清了清嗓子道:“我们心里没底,想要向你问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洛泱这才明白:“我们现在都有事做,您真的想知晓,就在洮州住一日,也就啥都明白了。”謠

        谢忱不可能等到那时候,还要问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洛泱已经挥手:“丁叔,在这里,将米粮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洛泱没有去理会谢忱和曹本,径直去迎丁茂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玖在脑海中道:“就这样,不再理会他们两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洛泱一笑道:“鱼都咬上钩了,谁还会再下饵?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六户的人,将粮食摆在北城门口的空地上,活儿干的热火朝天,就像在寨子上一样卖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粮食是给朝廷运的,可就跟往自家搬一样。謠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脸上满是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聚来的人越来越多,衙署门口人群散了,都来到这里,一双双眼睛看着那些粮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粮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,这几个驴车上面,那都是,我去城门口往外看了,还有不少人把粮食往这边扛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在衙署门口说的都是真话。”謠

        听到“粮食”两个字,看到那堆起来的米粮,流民们眼睛发直,一个个都吞咽着口水。娃娃之前一直哭喊“饿”,现在也睁着大眼睛,怔怔地看着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架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喊一声,几个汉子合力抬来几口大锅,开始在锅底生火。

        管粥棚的只有一个文吏,围在他身边干活儿的都是百姓打扮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大人说了,衙署赈济粥棚不能倒,”文吏喊了一声,“等粥煮好了,大家排好来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吏的声音不大,但是大家都听到了,更加看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说不重要,做到才要紧。謠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”曹本在旁边低声道,“要不然咱们去找赵景云问问,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,怎么将洮州弄成了一锅粥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说不是民乱,曹本心里踏实不少,恨不得让赵景云解释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问什么?”谢忱道,“不如站在这里看的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热腾腾的烟气飘起来,粮食还在源源不断地搬运进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没料到会有这么多粮食。

        洮州粮仓里不是没一粒米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眼下的情形,并不能让人想明白。謠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开,都让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将他们拦住,这都是我们的米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他们偷的粮食,谁也不许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忽然从城门口追过来,跑在最前面的人,伸手开始抢夺石平手里的粮袋。一直防备着的赵学景见状,立即上前,将那人扯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做什么?”高正发想要挣脱赵学景的手,那只手却好像陷入他的皮肉中,疼得他惨叫出声,“你们抢了粮食,还要打人?光天化日之下,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凤霞村东村的人几乎都到了,走在最前面的是高家人,本来躺在炕上养病的高里正,听说藏匿的粮食没了,吓得脸色铁青,说啥也得亲自带着人追粮食。謠

        粮食不可能一下子都不见了,高里正几乎立即想到了凤霞村西村,听说西村的人一早晨就拉着驴车出去了,他们更加认定就是那些迁民搞的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今日是要看戏的,看着赵景云如何获罪,可没想到一夜之间,他们的粮食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里正也想过那些迁民不老实,可能会起坏心,但没想到迁民居然敢明抢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反了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里正怒火攻心,他得带着人来拦下粮食,那是他好不容易攒起来的米粮,不能让人白白糟蹋一粒。

        动了他粮食的人,全都要送入大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拿的粮食从哪里来的?”高里正被人扶着走上前,伸手指着赵学景的鼻子,“说,你们的粮食是哪里来的?”謠

        赵学景还没说话,高里正就瞧见一个身影走过来,她个子不高,人也生得单薄,正是那赵家女郎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洛泱也不遮掩:“从凤霞村西边二里的山脚下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里正没想到赵家女郎这么轻易就承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里正怒道:“那是我们的粮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洛泱道:“米粮上又没有印字,你如何证明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里正喘着粗气,以为米粮上没字,他就不能要回去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群无赖,”高里正道,“你们落籍的时候……我就知道……都没安好心……果然被我猜中了……”謠

        高正发“啐”一口,也跟着恶狠狠地道:“枉我们还让你们进村打水……早知道就渴死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们拿不出证据,”赵洛泱道,“那这些米粮就与你们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赵洛泱看向赵学景:“三叔,继续搬。这些无主的米粮,我们也不留,都捐给朝廷做赈济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里正听到这话,气得直翻眼根,一口痰堵在喉咙口,咳嗽半晌才喘匀了:“放下……都给我放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有账目,有账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里正说着从怀里掏出账本:“上面写的清清楚楚,我们存了多少粮,一比就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里正吵嚷时,衙署文吏刚好走过来。謠

        高家人见状,忙下跪求文吏做主:“这些人早就看好了我们放粮食的地方,故意如此,我们不曾抬价儿卖粮,都是他们故意陷害,请大人一定要为我等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里正的确没有卖给西村迁民粮食,那十六户赚了那么多银钱,怎么可能求到他,他来的路上就有思量,所以这账目拿出来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吏将账目握在手中,翻开大致看了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”文吏道,“有了账目在,这便是明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里正终于松一口气,他整个身体都跟着松懈了几分:“还请大人,将这些……粮食……还予……我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正发也跟着道:“除了账目之外,我们村中农户都能为我们作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正发说着看向身后的孟高。謠

        孟高点点头,上前几步,然后他双膝一弯也跪在了文吏跟前:“请大人为我等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正发听着这话,看向赵洛泱的目光中带了几分的得意,甚至浮现起几分冷笑,这样就想要拿他们的粮食?简直就是做梦!他们有账目,还有东村的农户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孟高接着道:“那些粮食是高家的没错……只不过是他们强从我们手中买走的,若是我们不肯答应,就会换来毒打,就是今年,还有人想要多留些米粮,被他们打断了一只手,前些年更有人因此丧命,我们不愿意卖,可也不敢反抗高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孟高将头重重地叩在地上:“请大人定要为小民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大人,为小民等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高身后,凤霞村东村的人陆陆续续都跟着跪了下来。